断臂的iPad

我讨厌一切附加的累赘,所以我从来不会给电子产品带套贴膜。这当然会带来相应的后果。现在它终于来了。

被女朋友磕坏一角的iPad没法像断臂的维纳斯一样让我产生艺术的敬意,相反,它倒是在我心里打了一个结。每次看到它与其他三个光滑圆润的角的巨大反差,我心里的细线就又多绕了几道。安慰人的话似乎更像是气头上添的柴火,道歉也只是杯水车薪。我忍着不去抱怨她,但还是无意中表达出不满。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否则我就不会写这篇文章来排解郁闷了。
 
我觉得对自己的物品保持完美的状态,并且在失去完美状态时表达遗憾和痛苦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的心理活动。所以我的反应应当是可以理解的,不能算是我小气的佐证。
 
我应该为这个维纳斯的诞生找几个好理由。其一,它可以激励我努力挣钱,早日换新。其二,它警示我要专注于生活目标,而不是工具。其三,它让我明白我还不够宽容和大度,仍需努力。
 
又一个使我执着的事物等着我去克服,它将让我在通向自由的路上多走一步。

说说你的想法吧!

邮箱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