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iPad

断臂的iPad

我讨厌一切附加的累赘,所以我从来不会给电子产品带套贴膜。这当然会带来相应的后果。现在它终于来了。

被女朋友磕坏一角的iPad没法像断臂的维纳斯一样让我产生艺术的敬意,相反,它倒是在我心里打了一个结。每次看到它与其他三个光滑圆润的角的巨大反差,我心里的细线就又多绕了几道。安慰人的话似乎更像是气头上添的柴火,道歉也只是杯水车薪。我忍着不去抱怨她,但还是无意中表达出不满。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否则我就不会写这篇文章来排解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