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薯条、月亮和六便士

前两天偶然翻到《月亮和六便士》的豆瓣条目,看到我刚好在十年前的这一天标记了这本书。当时带着愤怒写下了这条短评:

不知道那位老梆子现在是否还健在?那位像座小山一般、每天在楼道里踱来踱去、以贬低打骂学生为生的教导主任。

我想我们活着大概就是为了薯条、月亮和六便士。薯条在很远的码头上,而月亮和六便士不过是随时会被没收的东西。而被没收的月亮和六便士,我迟早要拿回来。

撰写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