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回忆

我的大学

盖新房子的时候,拆旧楼,打地基是两个最麻烦的步骤,这大概就是我这两年的全部内容。和多年养成的坏习惯,错误想法,偏见做斗争;纠正错误的打字指法,纠正身体的不平衡,重新学习英语发音;学习本该早早开始学习的编程,重拾被应试教育误导了的英语和写作。这两年里,我也见到了许多从没见过的无耻、无知和虚伪。

 

军训与新开始

军训没有躲过,好在只有半个月,昏昏沉沉的度过了。同时开始上晚自习,各种吵闹:培训班宣传,社团学生会招新,各类人物轮番登场,简直是噩梦。看着这一场场闹剧,我读完了《乌合之众》和《宽容》……

后来又发生了许多无聊的,带着强制性的事情。比如说领导拍大腿想出来的“悦读工程”,要求每人每年读几本书,每本书写读后感上交。还有领导拍书记大腿想出来的“跑步卡”,每天要去学校的角落里刷卡(后来有一个学期没去,发现不过是体育得了良好罢了)。无一例外,这些都和期末成绩挂钩。好在我脑袋好,这些糟心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

 

社团和学生会

由于之前就在豆瓣知乎上听闻过大学社团和学生会的恶心和糟糕,所以什么也没有参加。后来身边许多人被所谓的学长学姐们各种使唤和折磨,听说了各种荒诞的事情。发现真是完全正确的决定。噢,对了,这些被折磨的学弟学妹们现在已经翻身做主人了,跳进了下一个循环。

很多人在这些“圈子”里面整天忙来忙去,不过是组织了一些无聊的活动罢了,一群学分爱好者和证书收藏家的大联欢。这些人在心里安慰自己忙这些都是有意义的,发展了所谓的”交际“能力,积攒了所谓的“人脉”。事实怎么样呢?大多数人到最后只是拿了一堆盖了章的废纸,在简历上多写了几行和工作无关的废话,曾经的人脉们也四散而去。

后来,看到学校招生宣传时打出的标语:“丰富的社团生活”,我的内心很复杂。

 

学分和学长文化

之所以把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是因为两样东西总是同时出现。加学分是学长们宣传社团和各种活动的手段,也是很多人加入社团学生会和参加活动的目的。这让一切都变得像金钱交易一样赤裸裸。仅仅是为了学分,就能让人卖掉自己的时间,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更别说金钱了。而学长本来只是对前辈的敬称,经历过身边这些事情后,就完全变了味。有的人接到学弟的电话时仿佛骑在人家头上,而学长的电话一来就瞬间跪倒了。

 

宿舍生活

我觉得学校应该把玩游戏的和不玩游戏的人,做事情考虑别人感受和相反的人,早睡早起的和晚睡晚起的人,整洁的和邋遢的人分到不同的宿舍。这样能减少很多潜在的凶杀案的发生。不开玩笑。不过整个宿舍一起玩游戏还是很开心的。

 

思想政治课以及各种劣质公选课

从高中开始,思想政治课就是我最厌恶的东西。大学还是躲不过,上课的老师要么是无聊的读课本类型,要么是跪舔党国大唱赞歌的类型。当他们歪曲事实的时候,好多次我都想站起来和他们辩论。终于,在一门心理教育课的最后一堂课,我把之前整理好的对老师的所有错误观点和事实的反驳和质疑打印了十几份,在教室里分发了。下课后和老师吵了一架(其实一开始我们是辩论的……)。

 

选错专业

大概在大一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也就是买了电脑后不久,开始发现自己喜欢的是计算机。直到大一快结束才有了转专业的想法,可那时已经过了规定期限(该死的规定)。没办法,只好进入尴尬的兼容模式,上课看计算机书,期末突击考试,同时申请一部分课程免听。就这样到了现在。

 

课程、考试与培训班

大学的课程很水,课本很烂(可怜有些老师还把上课点名当作很有趣的事情)。相对应的,大学的考试很水,难度很低。但这不影响培训班的生意,因为有各种各样的证书来满足学生们证明自我价值的欲望,尤其是在专科学校里。而这些培训班都是打着交钱包过,不过退钱的旗号招生,暗地里搞倒卖答案的勾当。以至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同在一个培训班的一个女生看到另一个女生在复习,惊讶的问她:不是说包过了吗,你还看书干嘛?

 

成长与收获

和中学的我相比,现在的我能力上和心智上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当然,我的进步和学校没有关系,从小到大,学校是我成长和进步的最大阻碍,没有之一。

这两年来,我投入了很多的时间来学习英语、编程和写作,让早睡早起、阅读和运动成了生活的一部分,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学习系统、精力管理系统和知识管理系统。参加了一次辩论赛,做过几次演讲。得到过赞美,也向别人道过歉。恋爱,也吵架。最重要的是,学会了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选择,不再总想着改变别人。学会了谦虚和克制。知道了自己要走的路,要做的人。

 

总之,仍然不完美,仍然在努力。

 

高考前的三个回忆

2012年12月12日早晨六点三十分,我的闹钟响了。

今天是传言中的世界末日,虽然明知荒谬,但因为日常的烦闷,和对日渐临近的高考的恐惧,我满心期待。我关掉闹钟,慢慢睁开眼睛,竟然看不到一点阳光。莫非真的是世界末日来了,太阳已经死掉了?我兴奋极了,兴奋里带着些许的紧张,因为不知这世界末日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暗暗筹划了一下今天要做的事情,便慢慢坐起身来——然后便看到——外面的阳光照进窗户和门,我盖得被子的上面压着的另一床大被子往前伸着,挡住了我的视线。果然还是普通的一天。

初春的时候,和喜欢的女孩一起去爬山。

我带着跟风买的胶卷相机,还多带了两卷胶卷,打算给女孩拍一堆照片,因为她那么好看。我们玩,拍照;说笑,拍照;看风景,拍照;不过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沉浸在快乐里,忘了拍照,算起来也没有拍到三十张。最后,她要回去了。过马路去等车。马路上突然没了车,我让她站在马路中间,我拍照。我确信我拍了今年拍到的最好的一批照片。她笑的那么好看,那么可爱。我看着手里笨重的相机,开心的笑。我想,即使我没法和她谈恋爱,没法上同一个大学,至少我还有这些照片。回到家,我坐在桌子前,小心翼翼的打开相机,准备把胶卷取出来好好保存待洗。打开相机——才发现——竟然忘记放胶卷……

一时间,大脑空白,我想哭,但没有哭。某一个我想揍我一顿,另一个我尴尬羞愧的满脸通红,还有一个我伤心的说不出话来。

那年我做了一个梦。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它逻辑清晰,寓意深刻,所以让我过梦不忘。梦是这样的:我在一辆正在行驶的列车上,列车上都是一些陌生的人。我不知道这车要开到哪里,于是我问其他人,但也得不到答案。然后我犹豫了一会儿,便想去找司机问个清楚。我推开列车门,看见驾驶座上是一只高大强壮的熊,它回头看我。醒过来后,我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叫李梦熊。

几年过去了,世界末日始终没有来,也没有人来预言下次是哪一年哪一天,也许我等不到那个时间。

我现在很不同了,我现在坐在列车的驾驶座上,而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正坐在旁边,开心的望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