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抖音不尴尬

今晚出去散步,火车经过的时候我举起手机录像。身边有几个路人走过来,这让我感觉尴尬,像是手机烫手。但是当走过的大妈对身边的同伴说——“拍抖音的”,我一下就释然了。

想起以前经常拿着相机到处拍。骑着自行车在各种村子里闲逛,拍那些不一样的房子,破旧的,畸形的,门前有着小花园的,墙上写了毛笔字的。拍那些在门口发呆的老头老太太们。也会在某个城市暴走,拍躺倒在路边的工人(别担心,只是在午睡),破旧的没人注意的角落,旧市场沿街二楼趴在窗户边的孩子。这些时候就会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在人流里停下,让时间变慢的那个人;或者是升旗时迟到,需要穿过所有的人走到第一排的人。担心被被拍摄的人发现,也担心被路人发现。

一定是这种尴尬心理阻碍了我成为一个青年摄影家或是纪录片导演。当然,也可能罪魁祸首是高二偷走我装满照片的 U 盘的凶手,毕竟我青年时代的伟大作品都在那个 U 盘里 :D。

而有的人就可以完全做到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在南京的时候,有一次步行去超市,在路上看到前面的人举着手机走路,走着走着就停住了,走过很远回过头看他还在那里,仿佛被人凭空点了穴一样。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会不会一抬头发现天已经黑了。很显然,他有自己的世界和宇宙。我很羡慕。

我想这种不在意别人目光的能力是需要培养的。这样的锻炼我不常有,还记得我做的最大胆的一次。那是和女朋友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一天是 8 7 日,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我们把这一天叫做哑巴日,不过后来就慢慢丢失了这个传统。那天我们在车站见了面,见面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没有说话,就看着对方傻笑。于是我提议今天作为哑巴日,谁都不许说话,谁先说话就算谁输。我们到了肯德基,面对面坐着,不说话,憋着笑比划手势。然后我决定迎接更大的挑战,所以主动去点餐,对着菜单指着一个汉堡,比出「2」的手势,店员错愕后点头并且投来关切的眼神。我们在沉默中吃完了汉堡。不过那天谁先说了话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撰写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