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上海

回不去的上海

过完年回到上海的这段时间,陆续凑齐了所有的东西。买了新的床、床垫和衣柜(感谢房东出了 80% 的钱),买了二手的桌子、椅子、台灯、自行车……从家里寄来一些炊具和餐具。从超市买了米、油、鸡蛋和面条。唯独缺一把菜刀。快递不让寄刀,坐火车行李也不让带刀,附近的几个小超市也没找到。来上海后做的第一顿饭,是用勺子切了葱花炒的蛋炒饭(配料是在便利店买的沙拉蔬菜包):

虽然房子空间越来越小,还是缺很多东西,离我完美的上海新生活还差得很远。我想念我的大显示器、键盘鼠标以及各种有用没用的小物件。所以我最终决定在三月的第一个周末回家,把它们带过来。本打算在家呆一周就回来(一周后的车票都买好了),结果一直呆到了现在,侥幸躲过很多次核酸检测和抢菜团购。如果我还在上海,估计会在小区快要被封的时候满大街买刀吧。

回家还有另一件事想做。过年在家的时候,我向身边的亲戚朋友了解了当地在八九十年代的妇女拐卖情况(我家在徐州另一个县的农村)。但是很快假期就结束了,了解到的信息很有限,只在 Twitter 上写了几条推文作为总结。这次回去想深入采访当地农村人口拐卖的事情,写一篇文章出来。因为某些原因,这件事没有做成。

到家的前十四天,我的行程码上有上海的记录,去商场要登记,后来看电影都被要求提供 48 小时核酸证明(就是让我退票的意思)。我如果再晚两周回来,就要享受各种防疫套餐,什么 3+11 啦,7+7 啦,14 天内要做 9 次核酸。

随着上海开始封城,越来越多离谱荒谬的事情发生。每天看着这些信息感到愤怒又无力。这些因为防疫政策而不是病毒本身导致的饥饿、伤害、苦难和死亡是有意义的吗?基层工作者们的付出是有意义的吗?现在这样混乱、极端的「清零政策」到底是为了什么?没人知道答案。广播里只是一味地重复:让我们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大家吃一点苦,我们迟早会战胜病毒!更加悲哀的是,这些事情在每一个城市都可能发生、已经发生、甚至正在发生。

网络上到处都是煽动仇恨和对立的垃圾文章,比如前一阵那篇国本雄文,看到最后我都恍惚以为文革还没结束。另一方面,求救、揭露现实的文章和评论只会被封禁和删除。连公共媒体都热衷于转发各种意大利英国阴谋论网站的假新闻,你还能指望那些写手们弄出什么正常东西来。

现在仿佛又回到了呆在家里没工作的日子,不知道哪天能回上海。说不定还没有等到回上海那天,就要被封锁在徐州了,对于自己的生活现在谁能说得准呢。

戴尔恶魔城居民+1

一周前来到上海,今天顺利入职戴尔 EMC,我的找工作历程至此终于完结了。对新工作和新生活充满期待。

来到上海找了三天房子,最终选了一个离公司 483 米、在意向清单里价格最高的房子。公司周围都是三十多年房龄的破旧小区,一室的价格应该够在家乡县城租七室三厅。好处是离体育场(江湾体育场)和商场(五角场)也只有五百米上下,有很多好吃好玩的地方。

第一次在公司上班,到处都很新鲜,不过第一天不太好意思到处闲逛。中午和同事们一起吃饭散步,感觉像是回到上学的时候。今天帮助我入职的 buddy 是我的读者,不过他今天在家办公并没有来(失职的入职 buddy)……其他同事还把我的书从他的工位拿过来「指认作者」,哈哈。

说到这本书,自然就想起来第二版的截稿日期就快到了,心情突然沉重。各位潜在的读者稍安勿躁,明早起床就开始写书!

参加 PyCon China 2019 上海站

19 年的九月末,参加了在上海(主会场)举办的 PyCon China 2019(Python 中国开发者大会)。这是第二次参加 PyCon China。

台湾 COSCUP 回来休息了一阵,回过神来已经是九月初了。和去年不一样的是,今年同时参与了 PyCon China 的筹备工作。大脑短路,给自己安排了太多事情:除了大会网站更新、文档翻译、社交网站维护这些前期工作和讲师接待、闪电演讲组织和主持这些现场工作,还要准备自己的闪电演讲、主题演讲和一个三小时的教程(Tutorial),在忙到快要崩溃的时候,终于在开始前两天说服辛庆老师(组委会总负责人)取消了我的教程,要不然我可能会累死 :/

19 号下午出发,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最初的几个记忆碎片是:爬满高架柱子的绿植,夜晚还清晰可见的云,在路边练习红歌的小学生……

blank

泡汤的 Flask 专场

今年本来是想把包括 Flask 作者在内的几个主要的 Flask 维护者都邀请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开一个非常货真价值的 Flask 专场,还可以凑成一次 Pallets 团队成员大聚会。所以我分别给 Armin RonacherDavid LordMiguel GrinbergHsiaoming Yang 发了邀请邮件。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最后只有 Armin Ronacher 和 Hsiaoming Yang 能来(后来意识到经费问题,幸好没有全都来)。

20 号早上去机场接 Armin。我的英语水平一般,而 Armin 的英语又有一点难听懂,所以沟通并不多。回酒店的路上,我们一起去吃了早饭。如果写作算是我的职业的话,那么我职业生涯的开端就是 Flask,请 Flask 作者吃顿饭也算是一次小小的感谢。当然,最后也送了一本我的书给他。

Hsiaoming 现在住在日本,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开源项目,很羡慕他的生活状态。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这次终于知道了他的中文名。

大会第一天中午的时候,我们三个加上 Luciano Ramalho(《流畅的 Python》作者,这本书我还没读过……)一起吃了午饭,也算是勉强达成了 Pallets 成员聚会的计划。聊天的时候,发现作为英语不太好的东道主,能够拿出来聊一聊并且可以引起外国人共鸣的话题并不多,中国菜和伟大的城墙算两个。

因为 Armin 的演讲和 Flask 没关系,后来又有了两个 Django 的议题,所以 Flask 专场最后改成了 Web 专场。

闪电演讲的彩蛋

一开始只是提议在今年的大会上增加闪电演讲环节,让大会更加轻松有趣一点,最后却变成了负责组织和策划闪电演讲。第一次组织闪电演讲,第一次做主持人,第一次做闪电演讲,所以都做的不是非常好。

闪电演讲环节安排在 B 会场的最后一场。我在闪电演讲的开场画面里藏了一个彩蛋,但是还没来得及展示它。

blank

这个彩蛋是这样的:开场画面里的时间其实是实时变动的,比如上面写的是「5 点 50 分 准时开始」,如果时间过了 50 分,那么画面上的时间也会跟着变成「5 点 51 分 准时开始」……

本来想安排一个茶歇,让更多其他会场的人有时间过来听闪电演讲,顺便就会有人发现这个彩蛋。但是因为整体议程时间往后推迟太久,已经超出和酒店约定的结束时间,所以还没能等到超出 50 分就匆匆开始了闪电演讲。

虽然这个彩蛋可能会有点无聊,但我想还是要在这里写出来,给它一点存在感。

明年再见

今年的大会主会场组织出了很多问题。比如 B 会场各种设备不停出故障,简直车祸现场。同时因为摄像人员的工作失误导致上午主会场 laike9m 的演讲视频没有录完整,演讲最精彩的部分没有录进来,这大概是今年 PyCon China 最遗憾的事情。当然,这些失误大都是因为没有好的流程约定、工作监督和备用方案,经过会后的总结和反思,明年一定会做的更好。

因为酒店场地日程紧张,大会前一天(9/20)晚上才能开始布置会场,很多志愿者在这里通宵工作,感谢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们的辛苦付出!

这几天里发生了太多事情,见到了很多新朋友。一天过得很快,大会结束总让人感觉有些失落,大家从不同的方向汇集到这一点,一起在这里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各自向自己的方向出发。祝大家一切顺利,或许明年能再见。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