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上海

过完年回到上海的这段时间,陆续凑齐了所有的东西。买了新的床、床垫和衣柜(感谢房东出了 80% 的钱),买了二手的桌子、椅子、台灯、自行车……从家里寄来一些炊具和餐具。从超市买了米、油、鸡蛋和面条。唯独缺一把菜刀。快递不让寄刀,坐火车行李也不让带刀,附近的几个小超市也没找到。来上海后做的第一顿饭,是用勺子切了葱花炒的蛋炒饭(配料是在便利店买的沙拉蔬菜包):

虽然房子空间越来越小,还是缺很多东西,离我完美的上海新生活还差得很远。我想念我的大显示器、键盘鼠标以及各种有用没用的小物件。所以我最终决定在三月的第一个周末回家,把它们带过来。本打算在家呆一周就回来(一周后的车票都买好了),结果一直呆到了现在,侥幸躲过很多次核酸检测和抢菜团购。如果我还在上海,估计会在小区快要被封的时候满大街买刀吧。

回家还有另一件事想做。过年在家的时候,我向身边的亲戚朋友了解了当地在八九十年代的妇女拐卖情况(我家在徐州另一个县的农村)。但是很快假期就结束了,了解到的信息很有限,只在 Twitter 上写了几条推文作为总结。这次回去想深入采访当地农村人口拐卖的事情,写一篇文章出来。因为某些原因,这件事没有做成。

到家的前十四天,我的行程码上有上海的记录,去商场要登记,后来看电影都被要求提供 48 小时核酸证明(就是让我退票的意思)。我如果再晚两周回来,就要享受各种防疫套餐,什么 3+11 啦,7+7 啦,14 天内要做 9 次核酸。

随着上海开始封城,越来越多离谱荒谬的事情发生。每天看着这些信息感到愤怒又无力。这些因为防疫政策而不是病毒本身导致的饥饿、伤害、苦难和死亡是有意义的吗?基层工作者们的付出是有意义的吗?现在这样混乱、极端的「清零政策」到底是为了什么?没人知道答案。广播里只是一味地重复:让我们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大家吃一点苦,我们迟早会战胜病毒!更加悲哀的是,这些事情在每一个城市都可能发生、已经发生、甚至正在发生。

网络上到处都是煽动仇恨和对立的垃圾文章,比如前一阵那篇国本雄文,看到最后我都恍惚以为文革还没结束。另一方面,求救、揭露现实的文章和评论只会被封禁和删除。连公共媒体都热衷于转发各种意大利英国阴谋论网站的假新闻,你还能指望那些写手们弄出什么正常东西来。我只想尽可能地忽略它们的存在,只不过因为这些垃圾资讯,经常要和爸妈解释和争论一些事情。

现在仿佛又回到了呆在家里没工作的日子,不知道哪天能回上海。说不定还没有等到回上海那天,就要被封锁在徐州了,对于自己的生活现在谁能说得准呢。

回不去的上海》上有8条评论

  1. 头像Want Sun

    辉哥,啥时候给大伙讲讲 Flask 的类视图吧,发现您书里好像没有提到 flask.views.MethodView 和 flask.views.View

    回复

撰写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