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再见!

去年五月份来到南京,在这里待了一年半,前两天回家了。本来是打算来南京找工作,顺便体验下城市生活,但是因为各种事情一再搁置找工作的事情:做外包和咨询项目、组织和参加技术大会,写书。一年后发现和呆在家里没有什么区别,反倒不如先回家,把书写完再做打算。女朋友也厌倦了城市生活,对这个想法表示赞同。

在这里挣的钱大部分都留在了这里,唯有房子里的东西却一件不落的带了回去。去时只有一个面包车的行李,回来时一辆小皮卡差点没装下。不过这一车的零零碎碎倒是并没有花什么钱,大部分家什尤其是大件都是二手货。除了买电子产品,大部分还是被住和吃掉了。

在南京的一年多里,和好朋友阿宽只见了三面,一直想去拜访高中在豆瓣认识的老郭也始终没能成行,去年参加黑客松约着要去东大微软学生俱乐部做关于 Flask 的分享,现在也只好暂时泡汤。而对这个城市本身,也没来得及完全熟悉它。钟山风景区去了大概有七八次,但是还没有完全逛完所有景点。在钟山风景区里骑自行车是非常舒服的事情,比这还舒服的事情是骑车下坡。最喜欢的下坡路线是从灵谷寺路和水榭路汇合点开始,先沿着灵谷寺路下坡冲到灵谷寺景区门前,然后右拐一路经过非常长的一段下坡冲到体育学院。陵园路梧桐树更漂亮但是红绿灯和路口太多,如果你走这里下坡的话,那么建议再费点力气向东爬上卫岗的大坡,然后就可以体验到另一个更陡峭的大下坡,不要刹车一直冲下去(注意过了南农大门会有一个小路口)。说起来在长江大桥骑车到了江北也会有一段大下坡,但是那一段就没有那么舒服了,因为没有几米是平坦的水泥地,一路下去准会被颠得骨头散架,手脚发痒。

顺便提一句,去了灵谷寺景区发现灵谷寺是最没意思的地方(看到崭新的门面和门楹上挂的标语就没有进去的兴趣了),而无量殿(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祭堂)、淞沪会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和灵谷塔(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纪念塔)才是参观的重点。我在爬上灵谷塔这一天(2020 年 9 月 19 日)才知道蒋中正就是蒋介石,中正是名,介石是字,可怜我在台北参观中正纪念堂的时候还一直以为蒋中正是蒋介石的儿子或孙子……

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房间里,在南京郊区还是在徐州农村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既然用不到什么市政资源,那么都是一样的用水,用电,用连不上 Google 的网。回到家好处很多,生活空间更宽裕了,平时也不用小心翼翼担心吵到楼下。住在南京养宠物太麻烦,只能去逗小区里居无定所的的猫狗。而在家里的话,我们家的狗以及邻居、邻居的邻居的狗都是招手即来(挥手也不走)。奶奶家不仅有猫有狗,还有兔子和鸡。在村外走远一点偶尔还会遇到被赶着散步的羊群和牛群。在农村也不会有那么多密集、丑陋和无聊的政府宣传画。很多美食好吃便宜不用排队,物价很低,在超市和街上买东西不用犹豫。在家里也不是没坏处,比如大部分快递只送到乡里,要花十五分钟的车程去拿。看电影的话,坐车到县城要花 50 分钟。其实村里在八十年代之前也是有电影院的(据爸妈说,那时的电影院被叫做「电影厂」),露天的院子,座椅是标好座位号的水泥墩子,后来家家都有了电视,也就没人去看了。

过一段时间也许会怀念在南京的生活。怀念钟山风景区的梧桐树和栖霞山的枫叶;怀念孝陵卫地铁站附近的梅干菜锅盔(不是地铁出口卖「没有味道的锅盔」口味那家,而是再往东走右拐罗汉巷的荆州锅盔);怀念南京东郊那间出租房里舒服但是没藏着音乐城的红沙发。

南京再见!或许哪天再回去。

南京再见!》上有5条评论

撰写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出。